To leave.

【源藏源无差】花火瞬间绽放的夜

  分享羽肿的单曲《花火が瞬く夜に》: 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434902428/?userid=368491568 (来自@网易云音乐)
配合bgm 食用更佳,ooc 严重😂
盛世烟火不若你的惊鸿一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引
     盛夏的烟火,是一年最美的光景,此时空中烟火四射,映出最绚烂的颜色。
     半藏跪坐在昔日岛田院门外,观望着天边明月星辰,饮酒思故人。
      他提起挂在腰间的酒葫芦,酣然饮尽。米酒香醇,后劲却很大,半藏含糊地抹掉嘴边酒渍。又是一口下肚,甜香佳酿入口,心中苦涩愈发沉重,半藏不禁潸然泪下。
      他想起了他的弟弟,那个幼时总黏在自己身后的跟屁虫,那个少时叛逆染了一头绿发的毛头小子,那个血泊中一脸不甘看着自己的弟弟……
      小时候的源氏肉嘟嘟的,用小绵羊一样软呼呼的声音一口一个哥哥,可爱极了。
     那时的半藏起初不能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家庭成员。板着脸瞪着源氏,一副要吃人的样子。
      可源氏不但没有被这样子吓到,反而凑近半藏,亲了半藏一口。还用糯糯地声音叫他“哥哥。”顿时,半藏就被这个小天使萌得心都萌化了。他宠溺这个幼弟宠得要命,无论什么要求都能迅速答应。
     半藏作为家族的继承人,自然不能将重心放在家人身上。他虽岁数不大,却少年老成,为家族事务日夜操劳。他不得不冷落了他的弟弟,久而久之两人关系便疏远了,不若从前。
     他的弟弟将一切看在眼里,十分心疼他的兄长。可不觉间眼中的仰慕变成了道不尽的情愫,心底的情花绽放得异常绚烂。
     在烟火放得最盛的那夜,他飞快跑到兄长房前,轻轻敲门。
      这时半藏刚忙完一天事务,带着几分倦意伸了个懒腰,尽量压抑着疲劳,温柔地问道:“源,有什么事吗?”
      “兄者……哥哥!”这个称呼已经很久没用过了。
      半藏有几分惊讶,还是温柔依旧,含糊地应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 “外面的烟花绽得灿烂,哥哥…可以和我一起去看吗?” 源氏怯生生地问道,他害怕兄长拒绝。“已经……好久没有去过了,和哥哥一起。”
      半藏微微一笑,宠溺地抚摸着弟弟那头乱如杂草的头发,愉快地点点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他这样答道。
      “最喜欢哥哥了!”源氏开心地绽放出那纯真无邪的笑颜,惹得半藏呆愣了一瞬。
     夏夜的烟火果真绚丽多彩,随着一声鸣响天边又炸开一朵明朗夺目的花,染红了大半个天空,像是少女脸上薄薄的一层红晕。旁边明月星辰也正巧映照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,微弱的光影扑朔迷离的闪烁着,时而模糊不清,时而若隐若现,迷人至极。
      源氏望着天空中的烟花,俊俏的脸颊被火光照得通红,十分可爱。这令半藏移不开眼睛,他直勾勾地注视着胞弟的眼眸,源氏明亮的眼眸里光辉四溢,美得耀眼。
     比起天边的烟火,我更喜欢你眼眸里的颜色。
      源氏似乎察觉到这炽热的目光,扭头一笑。用少年特有的低沉声线温柔地说
       “我喜欢你。哥哥。”
     半藏则与他相视一笑,别过头望着天边明月,悠悠地说道“今晚月色真美。”
      水中月,空中花,眼前人。一切都那么美好,时间仿佛永远定格在这一瞬。
      雏鸟终有一天也会长大,也会想要展翅高飞。华丽的鸟笼关不住向往自由的灵雀。
     他们的纷争是半藏永远的梦魇。他亲自手刃了他的胞弟,血泊中那双爱恨交加的眼眸里满是自己的身影,源氏无声地动唇,终是掉下了悬崖。
      梦醒了,一切都结束了。半藏抹去眼眶旁的泪痕,起身欲走。却跌进一个熟悉的怀抱,冰凉的智械身躯下装着那颗仍然砰砰跳动的心,熟悉地声音在耳畔响起,多了电流的磁性。
       “哥哥,我回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 他回头一瞥,仿佛望见盛世烟火,美好得如过往云烟。他们相视一笑,紧紧相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 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黄黑】朋友以上(1)(又名我把你当朋友,你却想上我)

       ooc预警!!!!!
        “黄田君,我喜欢你,请和我交往!////’”女生羞涩地垂下头,双手紧拽着校服裙角,迫切地等待着对方的答复。黄田的眸中毫无波澜,平静得一如既往。
        “对不起。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黄田不作任何犹豫,干脆地转身离开了。身后还传来那个女生略带哭腔的喊叫声:“我会一直一直喜欢你!”
       步伐匆匆,最终在隔壁班门口停留。
        教室里安静得令人咋舌,只寥寥几人在奋笔疾书,其余大多数都趴在桌上小憩。那家伙也是,竟毫无自觉地露出那份可爱静谧的神情,使黄田不禁内心触动,更甚移不开视线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       偷窥这种事,真是痴汉的行为阿。自己可是一直以朋友名义在进行这种可耻行为。无论是偷拍也好,还是跟踪也好,对于朋友来说都有各种理由去遮掩,各种富丽堂皇的理由层出不穷。
      明明不只是想成为他的朋友的,从始至终都不想。
      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这种感情――情不自禁被他吸引,想要占有的感情。
       初次相遇在一个明媚的四月天。校园里的几棵晚樱先后开放,一树树的樱花团团簇簇的聚集在一起,如一团团燃烧的朝霞,娇艳又热情地吐露芬芳,更添娇媚,不禁咏叹春色怡人。
     操场上足球社员进行着集训,尽管一个个汗流浃背,仍是神采奕奕一个个都不甘示弱。黄发少年带球游刃有余地奔跑,奋力一踢。不料用力过猛,足球似流星飞向空中,不见了踪迹。黄田带着歉意向足球社成员示意,焦躁地跑去找球。
     循着足球飞翔的轨迹,最终在一棵樱树下停留。
      黑发少年捂住头,静静地站在树下,柔和的阳光如缕映照在他清秀的脸庞上,光影模糊,使他的轮廓逐渐虚化,更不用说那空中自由烂漫飞舞的樱花。暖阳下眉目清秀的少年与纷纷的粉白樱花相衬,晕染出一幅唯美淡雅的水彩画。
       黄田呆滞地望着,世界何时会有如此美好的风景。内心触动,似有落石沉入心底,泛起圈圈涟漪。一份莫名的情愫正在逐渐萌生。
      还不待自己回过神来,那人却开始小声抽泣起来。
      “啊阿…没事吧??”黄田懊恼地微微皱眉,慌慌张张地开口。
       “痛。”少年略带哭腔回应道,眼眶泛红,眸中有水雾氤氲。
       “要不要去医务室?”黄田更是焦躁不安,责怪着自己的不小心伤了自己喜欢的人。
       “不要紧。”少年摇摇头,忍住疼痛,稍微正色。“你是来找这个球的吧?”少年还不等他回答,用力将球扔给他。
       黄田伸出手臂,轻松接过。 “谢谢。”修长的眉终于得以舒展,心情愉悦得无意间唇角上升一个弧度。
        “以后小心一点。”少年轻声细语道,清亮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愠气,却意外的可爱。
      初遇倾心。
       再识为友。
      黄田听说黑田在摄影社,欣然加入。
      黄田率先坐到离黑田最近的位置,微笑着一直盯着他。黑田发觉这露骨地目光,有些毛骨悚然。回头上下打量这个新社员,顿觉眼熟,欲言又止,最终无言地动了动唇。不经意间四目相对,黑田移开视线。
      “黑田。”
      “黑田!”
      见对方不理自己,黄田有些扫兴,却仍不放弃,轻轻推了推黑田的手。
      见对方还是无视自己,黄田坏笑着走到他面前,凑近对方的脸,近到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。瞬间那张脸变得绯红,黑田起身向后退几步,企图拉开距离,可黄田确是故意步步逼近,最终逼到一个狭小的角落。黄田刻意将温热的吐息扑到黑田的脸颊上,黑田慌张地盯着黄田的一举一动,却没想到黄田正直地说:“我是黄田,二年b班。欢迎以后来找我玩~”
      黄田说完便主动拉开了距离,调侃地说道:“怎么?被我的恶作剧吓到了。哈哈,黑田真是……”
      黑田半是恼怒,半是无奈地皱眉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了。”
      随后两人竟漫不经心地聊起来,有说有笑的相谈甚欢,在谈笑间成为好友。
       略带留念地和黑田告别。心里寻思着这只是漫无目的的语言累积起的无意义的时间罢了,成为好友又如何,自己的目的本来就不是这个。
      从记忆中回过神来,发觉那人已隐隐要醒来的迹象,黄田郁郁寡欢地停止注视那人。默默离开了。

【Dover组】请不要挑逗我,配合bgm食用更佳
        酒馆的角落,坐着一个俊朗的英国男人,他抽着香烟又喝着闷酒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有着碧绿得如初春湖泊的美丽双眸,特别是那湖泊中漂流着逐渐融化的积雪,那是他眼底迷人的星光。有着杂乱得如乱草一般的铂金色短发,这也凸现出他的放荡不羁。特别是那独特又俏皮的粗眉毛,给这张脸庞多增喜剧性。
        他是一匹烈马。每个男人都这么说,没有人能驯服这匹漂亮的马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之间,惊叹声便很多。有个男人出现在酒馆中。那个男人生得一副迷人的俊美皮囊,有着浅金色的如夏日暖阳一样的卷发,蓝紫色的眼瞳似一片美丽的鸢尾花海,似有蝴蝶萦绕其间。他和所有法国人一样,惹人注目又浪漫多情地吐露着芬芳。他那露骨的眼神里延伸出不同的意义,有挑战也有仰慕,总之各种意义都掺杂于中。
        所有的男人频向他点头,他不动声色地继续往前走,突然之间,慢慢靠近着那位英国人。
        暧昧因子在空气中弥漫,挑逗的语言在耳廓萦绕,显然那个男人是个情场老手,对套路熟知于心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布丁,哥哥我下半身的棍子说它想要你~”他的话语在耳尖缠绕,像美丽的毒蛇对猎物的伪装,时刻准备出动。一向薄脸皮的英国人当然不会视而不见,他放不下他的骄傲,故作冷漠地摆摆手,而耳尖的绯红却是无法掩饰的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布丁,哥哥我还没品尝过你的味道呢~” 法国男人惯性地舔唇,他永远不知道他的举动是有多么性感。亚瑟的小腹开始微微发热,不得不说这个法国男人确实勾起了他的欲望。
        他从背后靠近他,一只手勾住他的小蛮腰,亲昵地耳语“你是我的。”磁性地嗓音像猫爪一样挠得亚瑟心里痒痒的。
       ――///////////////不可描述羞羞羞//////////―― 
“红酒混蛋,你还记得我们初遇的时候吗?”
“噢,小亚瑟很怀恋第一次的酸爽嘛~”
“滚蛋!!!”
        和煦的阳光从窗台投射到法国男人的俊脸上,映得那张脸庞更是美好,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是那个傲娇的,粗眉毛。
         当然记得,毫无疑问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大母鹅生日快乐!!疯狂表白大母鹅ing
看到已读两个字好开心!!!啊啊啊,我要炸了!!这只鹅怎么可以这么可爱,脚本们永远爱李!!

【法贞】原创段子
太太们写得真好,可惜粮太少,只能文渣自己产了。写得不好,望多多海涵。

【露中[大概是苏中?]】原创无题
决裂梗
文笔欠缺,望多多海涵。

原创无厘头的小段子,由长发及腰梗想出。双结局,有黑化😂

【仏英】你的眸子很美
原创段子,第一次写,请大家多多海涵。语渣,以下两句来自百度翻译。
Now, I am the only one in your eyes.
现在我是你眸中的唯一。
Maintenant, je NaShuang dans les yeux à voir.
现在我在这双眼睛里看见了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