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 leave.

【源藏源无差】花火瞬间绽放的夜

  分享羽肿的单曲《花火が瞬く夜に》: 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434902428/?userid=368491568 (来自@网易云音乐)
配合bgm 食用更佳,ooc 严重😂
盛世烟火不若你的惊鸿一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引
     盛夏的烟火,是一年最美的光景,此时空中烟火四射,映出最绚烂的颜色。
     半藏跪坐在昔日岛田院门外,观望着天边明月星辰,饮酒思故人。
      他提起挂在腰间的酒葫芦,酣然饮尽。米酒香醇,后劲却很大,半藏含糊地抹掉嘴边酒渍。又是一口下肚,甜香佳酿入口,心中苦涩愈发沉重,半藏不禁潸然泪下。
      他想起了他的弟弟,那个幼时总黏在自己身后的跟屁虫,那个少时叛逆染了一头绿发的毛头小子,那个血泊中一脸不甘看着自己的弟弟……
      小时候的源氏肉嘟嘟的,用小绵羊一样软呼呼的声音一口一个哥哥,可爱极了。
     那时的半藏起初不能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家庭成员。板着脸瞪着源氏,一副要吃人的样子。
      可源氏不但没有被这样子吓到,反而凑近半藏,亲了半藏一口。还用糯糯地声音叫他“哥哥。”顿时,半藏就被这个小天使萌得心都萌化了。他宠溺这个幼弟宠得要命,无论什么要求都能迅速答应。
     半藏作为家族的继承人,自然不能将重心放在家人身上。他虽岁数不大,却少年老成,为家族事务日夜操劳。他不得不冷落了他的弟弟,久而久之两人关系便疏远了,不若从前。
     他的弟弟将一切看在眼里,十分心疼他的兄长。可不觉间眼中的仰慕变成了道不尽的情愫,心底的情花绽放得异常绚烂。
     在烟火放得最盛的那夜,他飞快跑到兄长房前,轻轻敲门。
      这时半藏刚忙完一天事务,带着几分倦意伸了个懒腰,尽量压抑着疲劳,温柔地问道:“源,有什么事吗?”
      “兄者……哥哥!”这个称呼已经很久没用过了。
      半藏有几分惊讶,还是温柔依旧,含糊地应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 “外面的烟花绽得灿烂,哥哥…可以和我一起去看吗?” 源氏怯生生地问道,他害怕兄长拒绝。“已经……好久没有去过了,和哥哥一起。”
      半藏微微一笑,宠溺地抚摸着弟弟那头乱如杂草的头发,愉快地点点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他这样答道。
      “最喜欢哥哥了!”源氏开心地绽放出那纯真无邪的笑颜,惹得半藏呆愣了一瞬。
     夏夜的烟火果真绚丽多彩,随着一声鸣响天边又炸开一朵明朗夺目的花,染红了大半个天空,像是少女脸上薄薄的一层红晕。旁边明月星辰也正巧映照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,微弱的光影扑朔迷离的闪烁着,时而模糊不清,时而若隐若现,迷人至极。
      源氏望着天空中的烟花,俊俏的脸颊被火光照得通红,十分可爱。这令半藏移不开眼睛,他直勾勾地注视着胞弟的眼眸,源氏明亮的眼眸里光辉四溢,美得耀眼。
     比起天边的烟火,我更喜欢你眼眸里的颜色。
      源氏似乎察觉到这炽热的目光,扭头一笑。用少年特有的低沉声线温柔地说
       “我喜欢你。哥哥。”
     半藏则与他相视一笑,别过头望着天边明月,悠悠地说道“今晚月色真美。”
      水中月,空中花,眼前人。一切都那么美好,时间仿佛永远定格在这一瞬。
      雏鸟终有一天也会长大,也会想要展翅高飞。华丽的鸟笼关不住向往自由的灵雀。
     他们的纷争是半藏永远的梦魇。他亲自手刃了他的胞弟,血泊中那双爱恨交加的眼眸里满是自己的身影,源氏无声地动唇,终是掉下了悬崖。
      梦醒了,一切都结束了。半藏抹去眼眶旁的泪痕,起身欲走。却跌进一个熟悉的怀抱,冰凉的智械身躯下装着那颗仍然砰砰跳动的心,熟悉地声音在耳畔响起,多了电流的磁性。
       “哥哥,我回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 他回头一瞥,仿佛望见盛世烟火,美好得如过往云烟。他们相视一笑,紧紧相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 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9)